奇書網 > 月下聽寒 > 第一卷 三尺動天下 84.蚍蜉也可斗蛟龍

第一卷 三尺動天下 84.蚍蜉也可斗蛟龍

最新網址:www.527962.buzz

    同津官道上,那黑衣男子聲音響徹其中。

    端坐于馬背上的青衣女子聽聞那男人所言,冷若霜雪的清冷面容上多了幾絲人間煙火之氣,女子望著那毅然決然的三人凄戚一笑,眼中微波流動,這女子極美,不笑時似那古時圖壁中敦煌飛天一般,清冷出塵讓人望而卻步,如今這女子面有戚容,更添了幾分清冷仙子沒有的動人氣息,讓人望而生憐。

    女子一雙玉手死死抓著馬鞍上的三尺長劍,抓得太緊如蔥般的五指毫無血色,縈繞在雙臂間的凌絲披帛微微顫動,神色復雜,似悲慟戚然,又似動容不忍,但大多都是難過,朱唇起闔間卻發不出絲毫聲音。

    白衣上滿是狼狽泥痕的持槍男人聽聞好友所言,不禁苦笑自語道:“晦氣?!?

    手持短刀的麻衣少年與那魁梧漢子迎面相對,聽聞那晦氣話語不禁嘴角勾起,低聲呢喃道:“誰他娘的跟你這膽小聒噪之徒是兄弟?!?

    一只黑鴉從窄谷旁山峰中振翅飛去,羽翼揮舞之間竟無絲毫聲音。

    峰巒上,一被黑袍籠罩的陰沉男子聽聞那柳遠山之言,饒有興趣的望著那明知不敵卻仍是洶涌而去的三名年輕男人。

    轉瞬間,這三名男子如蚍蜉撼樹一般涌向那毛發如畜的北邙漢子,頗有幾分悍不畏死的味道。

    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

    這世人都說蚍蜉撼樹不自量力。

    可便是如此,那螻蟻蚍蜉便不當敬么?

    這世間螻蟻多,大樹更多。

    對螻蟻說,世間萬物皆是大樹,皆可參天,仰之彌高。

    但對萬物說,誰人又不是螻蟻,不細弱蚊蠅?

    生而為螻蟻蚍蜉,就當活的不如一抹飛絮盈塵?

    在世為人俱是螻蟻蚍蜉,遠方天穹皆是高山大樹。

    這不自量力是當笑,但若連看都不敢看,連那天長得何等模樣都不知,不是更當笑么?

    倘若這螻蟻僥幸翻過一山,又見一磅礴高峰,卻仍敢上前,那方才翻山便不是僥幸。

    所以這螻蟻當敬,敢撼山者更當敬。

    暮春時分,安州同津官道。

    手持亮銀長槍的白衣男子拔地而起,干起了這蚍蜉撼樹螻蟻撼山那般不自量力的勾當,手中名為聽寒的丈二長槍如慧星襲月一般,直指那出身北邙久歷沙場的雄武漢子。

    這世間螻蟻蚍蜉可不止他一人,你看,那身著麻衣的男人不也是么?

    與那雄武漢子對面而立手持短刀的麻衣男人身形猛動,去勢極快,一個矮身的功夫便出現在雄武漢子身后,手中短刀快若奔雷直奔那雄武漢子后心襲去。

    那不愛喝黃酒的黑衣男子手中匕首一正一反,似絞殺一般掠向雄武漢子腰腹之間。

    這到底世間有多少大樹,又有多少高山,這三名年輕人渾然不知,但他們知,最起碼眼前這顆大樹,可撼也當撼。

    一時間,那枝干極粗葉冠厚密的雄武大樹似被三只螻蟻逼入絕地,這三人將那雄武漢子圍在其中,看似只要有一人得手,這株大樹便要被毀去,轟然倒地而后枝葉盡散。

    魁梧漢子手中寬背大刀翻轉擋在身后,刀身上滿是雄厚勁力,被鴨骨頭砸出一個缺口的二尺短刀刺在寬闊刀身上,大刀上勁力綻放將那麻衣男子震蕩出三四丈才算罷休,那魁梧漢子倒退一步,躲開那兩柄絞殺而來的短匕鋒刃,趁著那黑衣男人雙臂重疊的片刻時機,一腳踩住黑衣男人雙臂,撲通一聲,柳遠山趴在地上火辣痛楚從雙臂處襲來,一雙手臂被那雄壯漢子踩在腳下無論如何掙扎都動彈不得。

    剛震蕩開韓元虎的寬背大刀高高揚起,朝著被踩在腳下的柳遠山狠狠劈下,熊池在戰場上廝殺了一輩子,與南朝軍武拼殺了一輩子,一交手便明白了這三名南國人的斤兩,那持槍的白衣人勁力最為雄渾,步伐詭異的麻衣小子廝殺經驗豐富,唯獨這腳下的黑衣男人最弱,倒不是他老熊愛挑軟柿子捏,只是這三名南國人綁在一塊不如個娘們撓得疼,皆是可一刀破去的殘肢碎肉沒必要分誰先誰后,只能說這持雙匕的南國小子倒霉破綻太大,成了這今日第一個喪命在他老熊刀下的南國豬鼠牛羊。

    手持聽寒槍的陳長歌見那大刀揚起,來不及思緒,氣海九宮之中氣力盡數付諸,四肢驟然鼓蕩發力,離地丈許距離的白衣身形暴起,原本直指漢子面門的聽寒槍鋒重重刺在寬背大刀上。

    只見那刻有云圖的亮銀槍刃如摧枯拉朽一般撕開寬背大刀上渾厚勁力,在那四寸寬的血紋刀身上留下一個清晰的槍痕,原本寬背大刀劈砍的勢頭被這聽寒槍盡數破去,胸有成竹的北邙漢子萬沒想到那白衣男人竟然有如此勁力,身形一陣趔趄連退三四步才算堪堪站穩。

    韓元虎趁著熊池還未回過神來,手中短刀橫掠而過,在北邙漢子粗壯大腿上劃開一道三五寸長的鮮血痕跡,麻衣身形一觸即離不敢戀戰,與剛踉蹌爬起的柳遠山二人站在一處,望著自己手中短刀,心中不禁悔嘆:‘這他娘的要是把長刀,這廝就站不起來了?!?

    韓元虎望著滿臉狼狽的柳遠山,調笑道:“還行不行???”

    雖說這戰局洶涌眨眼便是生死攸關,但韓元虎倒沒那般緊張,這十余年中終日與這生死打交道,終日在這刀尖舔血,早就慣了,那魁梧漢子是難纏,但大不了不就是個死?既然如此,還有何可悲鳴的,想笑便笑,省著這死后笑不出來多他娘的憋屈。

    反觀那黑衣少年則差了些,柳遠山滿目凝重,雙臂間的衣衫盡數破碎,露出雙臂上片片淤青血痕,瞥了一眼滿目笑意的麻衣少年,冷哼一聲沒有說話,忍著雙臂中的疼痛,將那兩柄匕首緊緊的攥在手中。

    陳長歌聽聞這二人于生死關頭的磨牙拌嘴,不由得跟著笑了起來,只是不知這笑從何來,又從何而止,淡然道:“一會我拖住他,你二人帶田姑娘先離開?!?

    韓元虎咧嘴一笑,連連搖頭:“那不行,這當英雄的機會不能讓你一人占了去,到時這田白意滿心思全是你,我他娘的不白忙活了?”

    被韓元虎這廝一陣嬉鬧,柳遠山心神也不似那般緊繃了,瞥了持刀的麻衣男子一眼,不屑道:“只要老子在,你他娘的就是白忙活?!?

    韓元虎一瞪眼,“嘿?又不是剛才哭喊認老子當大哥,跟老子稱兄道弟的時候了?”

    身著黑衣的柳遠山又是一陣冷哼,沒有說話,說來也怪,這唇舌鋒利說起話滔滔不絕的柳遠山總是在這少言寡語的韓元虎面前吃虧上當,也算是一物降一物。

    陳長歌無奈一笑,“現在可不是逞強的時候,死一個總比死四個強?!?

    韓元虎笑罵道,“你他娘的什么時候也學得這么聒噪了?你陳長歌也有怕的時候?”

    “怕了么?”陳長歌感受這聽寒上傳來的冰涼觸感,自顧自的呢喃著,腦中思緒萬千,怕了么?

    可能是怕吧,但這世間事可不能因為怕就不去,因為怕就逃離,因為怕就把心中堅持的東西放下。

    怕?就當怕吧。

    雖說怕,也不能因為個怕字,耽誤了這七尺男兒的意氣風發不是?不能誤了這男兒鐵骨不是?

    管他娘的是誰,天潢貴胄也好,江湖十首也罷,既敢站在面前為敵,那便唯有拼死而戰竭力而為,唯獨提不起怕字,他陳長歌不怕,手中聽寒更不怕。

    脫凡入圣也好,云上天人也罷,既擋在面前,便是拼盡這凡人之力也要破去他身上三兩金漆,將那金身云帳拉下神臺化為湮土,也要以這丈二聽寒問遍這九天之上的諸神諸佛世間萬物,何人可堪一戰?何物可堪我一槍?

    就算這大千世界盡數崩殂,日月山河滿目朦朧,萬物星辰均不可見。

    卻唯獨可見一桿亮銀長槍閃耀其中,東問道西斬佛,南敕鬼北屠妖。

    也可見一男子身著白衣,漫步其內,長槍在握,縱覽星河。

    一往無前,猛虎為何不能斗蛟龍?

    他陳長歌這生可能當不成猛虎,但就是螻蟻是浮塵是枯草朽木也須一往無前,持搶憑陵問這諸天神佛東岑西嶺,何為不能?

    想到此處,那渾身泥濘的狼狽男子豪氣頓生,大笑一聲:“那便同我死戰可好?”

    一直嬉笑說鬧的韓元虎難得正色,話語之中極為堅定,“甚好?!?

    柳遠山臉上懼意全無,望著那并肩而立的二人,一人是年少時相伴的故交,另外一人則是路途中強橫闖進生活的新識,手中匕首高高揚起淡然一笑,這一笑似是將生死置之度外,雖不言不語,但這一笑勝過千斤文章萬兩筆墨,勝過萬千言說。

    窄谷前,端坐于馬上的青衣女子緊握長劍的手霍然松開,望著那要拼死一搏的三人莞爾一笑。

    兩側峰巒中,黑鴉緩緩落在男人肩頭,那被黑色衣袍籠罩的陰沉男人桀厲一笑,嗓音極為沙啞緩緩吐出一句。

    “有趣?!?p class="sitetext">最新網址:www.527962.buzz

新書推薦: 游戲人生之笑傲大明 攤牌了,我就是諸葛孔明 我的武魂全都是我自己變得 從擺攤開始的富豪生活 天道為我開外掛 奪天劍神 開局簽到一個神仙姐姐 異世大秦之召喚無敵 開局繼承原始大陸 大帝從爆肝開始
钱龙捕鱼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