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書網 > 王爺女兒身 > 第八章5

第八章5

最新網址:www.527962.buzz

    到了晚間,蔣榮忙于軍務沒空吃飯,便叫明書去伙房打些飯菜來。

    明書得令來到伙房。向做飯的火頭軍索要了一些飯菜,準備端去給蔣榮。

    正要出去時,迎面卻撞上了那個對江子凱有救命之恩的姑娘。

    明書不由地將目光投向她, 她見有人瞧她,很是大方的對明書微微一笑。

    而后對旁邊的火頭軍說道:“將軍,侯爺這幾日身子還未好,奴家能不能用灶火給侯爺熬幾副藥?”

    那火頭軍自然樂意,盯著她笑嘻嘻的說道:“姑娘要用,當然可以,那我替姑娘燒火可好?”

    “那便有勞將軍了?!毙℃坦媚稂c頭笑笑說道。

    明書看著她那楚楚可人,我見猶憐的樣子,心中不免嫉妒。

    他端著飯菜默默走出伙房,想著:“既然他身邊有這么個可人兒照顧著,那我還來做什么呢?”

    “這里本就不屬于我,我還是回去吧!免得留在這里,徒增傷悲?!?

    待到他回到自己帳中之后,便收拾好自己的行李,準備離開。

    他也不大懂得軍中的規矩,想著走,便立馬就要走了。

    他背著行囊 出了營帳,往營寨的門口走去。

    到了門口,卻被兩個守夜的士兵攔住了:“干什么的?”

    “哦,我要回家。勞煩大哥開個門可好?”樸明書傻傻的說。

    “此處乃是軍營重地,豈能容你說進就進,說出就出?!蹦莾蓚€士兵走上前來。

    “麻煩大哥通融一下吧!”樸明姝繼續說道。

    “通融不得,你可有上頭的命令?!币粋€士兵問道。

    明書想了想說:“并無?!?

    “那你還是回去吧?!笔勘鴶[擺手讓他走開。

    “哎,大哥,”明書還想再說些什么。

    另一個士兵也說話了:“你這么晚離開軍營,要干什么,莫不是敵方的奸細吧?”

    “對啊,你不會是個奸細吧?”之前那個士兵也反應了過來,將手中的長槍對準了他。

    “不是的,大哥,你們誤會了,我真的就只是想回家?!泵鲿[著手解釋道。

    然而這兩個士兵不再聽他解釋,而是上前將他擒下,押著他說道:“是不是奸細不是你說了算的,走,與我們去見將軍?!?

    “我真的不是奸細,你們聽我解釋?!泵鲿噲D辯解。

    可那兩個士兵不理會他,而是奪過他的包袱,帶他去了主將的營帳。

    那名主將聽說部下在營寨門口抓到了敵國奸細,自然是不能忽視此事。

    他讓部下將奸細帶入營帳,仔細盤查審問:“說,你是誰派來的?”

    明書回答:“將軍,我真的不是奸細,我只是想要回家?!?

    “哼,大半夜的往營寨外面跑,還說自己不是奸細。你家在河處?”那主將又問。

    “我家,我家在京城?!泵鲿卮?。

    “京城離此路途遙遠,又豈是你今夜就能夠到的?顯然是在撒謊!還不快從實招來?!敝鲗柭暫鹊?。

    “我真的不是奸細,將軍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不信的話,蔣榮將軍可以作證。我就在他手下做事?!泵麈f道。

    那主將一聽 ,卻更加氣憤了,他對旁邊的士兵吩咐道:“去,傳蔣榮來,讓他看看自己手下都帶了些什么好兵?!?

    那士兵得令而去,不多時,蔣榮走了進來:“文博兄,這么晚了,何事找我???”

    他一眼瞥見明姝時,不由有些吃驚:“咦,明書,你怎么會在文將軍帳中?”

    明書趕忙說道:“將軍,救我!”

    文博看看蔣榮說:“蔣將軍,此人星夜逃出營寨,被我部下抓捕,我懷疑此人乃是敵國奸細?!?

    蔣榮有些不解,說道:“他怎么會是奸細?”又問明書:“這么晚了,你出營干什么去?”

    明書低著頭說:“我,我想回家?!?

    那文博將軍冷笑一聲:“哼,荒唐。此地距離京城五百多里,你獨身一人如何回去?”

    “我日夜兼程,能走回去?!泵鲿f道。

    蔣榮上前對文博說:“文將軍大概誤會了,他不可能會是奸細?!?

    “我看蔣將軍是糊涂了吧?這么荒唐的謊言你也信?”那文博又道。

    “那文將軍如何能證明他就是奸細?”蔣榮聽著他那陰陽怪調的語氣,不由有些生氣的反問。

    “就憑他星夜出營,還帶著個這么大的包袱。說不定這里面就有他帶出去的信?!蔽牟┱f著將明書的包袱扔到地上。

    “文將軍若不放心,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笔Y榮冷聲說道。

    “打開包袱?!蔽牟┡熘噶酥概赃叺囊粋€士兵。

    士兵走上前來,將那包袱打開仔細查看了一番,里面盡是些衣裳,還有一個不大的小泥人。

    他攤開包袱對文博和蔣榮說道:“回稟二位將軍,里面沒有可疑物品?!?

    “文將軍,還有何話要說?”蔣榮看看文博問道。

    “說不定他要帶出去的消息都記在了他的腦中?!蔽牟├^續說道。

    “他一個小兵,從未接觸過任何軍事核心,能帶出去什么消息?”蔣榮反駁。

    “那你如何就相信他不是奸細呢?”文博問道。

    “就憑他來參軍,乃是北旋王所推薦。你覺得北旋王能在我軍之中安插一名敵國奸細嗎?”蔣榮說道。

    “就算不是奸細,擅自出營,也是逃兵?!蔽牟┧λπ渥永溲壅f道。

    “好了,文將軍,你我總得給王爺幾分薄面,是不是?”蔣榮忍忍,上前勸道:“這樣,既然他是我帳下的兵,那就由我回去教導吧!”

    文博也不再說話。蔣榮見勢,對明書使使眼色,要他出去。

    明書見此,也不再好多說什么。便悄悄出去了。

    他剛走不久,成武候便來到了文博帳中。

    原來江子凱星夜無眠,便立在帳外觀看著天上的星斗,思念著遠在京城的故人。

    他心中暗想:“不知南襄公主近日怎么樣了?是否已經走出了悲傷?你可知道我在這冰天雪地的滄州,卻是日日思念著你?!?

    “這兩日我時常夢到你,有時大白天的,也覺得你就在眼前。呵,你大概不知道吧,今日我竟將一個身影當作了你,匆匆跑上去看時,卻又不見了人影。哎,世人皆道相思苦,自從遇見你,我總算是感同身受了?!?

    他正這樣獨自惆悵著,卻聽有幾個路過的士兵議論道:“聽說了嗎?咱們營中出了敵國奸細?”

    一個士兵說:“是嗎?我怎么不知道?”

    “剛剛才被抓的,那人大半夜的想要出營,卻被逮了個正著,人已經帶到文將軍帳中了?!绷硪粋€士兵回答。

    江子凱一聽,此事非同小可,身在其位,必盡其責。他身為營中主帥,必須查清此事。

    于是,他便往文將軍帳中走去。

    “文博兄,聽說你抓著了一個奸細,不知審得如何了?”江子凱一進營帳便問。

    “末將參見侯爺?!蔽牟┡c蔣榮異口同聲的說道。

    “起來吧!那奸細人呢?”江子凱問道。

    “回侯爺,人已經被蔣將軍放走了?!蔽牟┑闪耸Y榮一眼說道。

    “侯爺,是文將軍誤會了,那人并非什么奸細,只不過是我帳下的一個小卒,因初次離家,心中有些想家,便一犯傻想要出營回家罷了!”蔣榮連忙解釋道。

    “現在的新兵豈能如此嬌作,一有點事就想回家,對于此人不可放任自流,必須嚴懲?!苯觿P說著環視了一下四周,想要震懾住眾人。

    可他這一撇眼,卻瞧見地上那個攤開了的包袱。瞬間他仿佛遭受了雷霆電擊一般,久久說不出話來。

    他緩緩躬身,撿起地上的那個小泥人,捏在手里看了又看。

    腦中回想的盡是那日他與南襄公主捏那泥人的場景。

    “衣服要涂什么顏色?”

    “降紅色吧!”

    “降紅色太過艷麗了,不如將襯邊涂為玉白可好?”

    再看這小泥人,衣服是降紅色的,襯邊則為玉白,還有鞋子,正是那日他倆定的玄色。

    雖然他當時并未來得及見到這小泥人的成品,但他相信這絕對不是巧合。

    “他人呢?”他難掩自己的激動忙問。

    蔣榮回答:“末將已派他回帳中去了?!?

    “叫他過來?!苯觿P起身又道。

    “此人為我帳下之人,縱使犯錯,末將也愿待他受罰。還請侯爺開恩?!笔Y榮跪下說道。

    “我說叫他過來,沒聽到嗎?”江子凱不耐煩的說。

    蔣榮無奈只好搖搖頭。文博向一旁的士兵說道:“快去?!?

    “等等,不要告訴他是本侯在找他?!苯觿P對剛要出去的士兵囑咐道。

    “是?!?

    明書回到自己帳中,還未坐穩,就又被帶回了文博帳中。

    他一進帳,便看見江子凱背對著他立于帳中。他便明白,江子凱什么都知道了。

    士兵上前稟報:“侯爺,人帶到了?!?

    江子凱沒有說話,依舊背對著他站著。

    蔣榮好心拽拽明書的衣袖,小聲提醒道:“還站著干什么?,快快參見侯爺呀!”

    明姝未動,只是定定看著江子凱的背影。

    她哪里知道,江子凱有多希望能見到她。此刻他雖背對著她,但心中的激動是難以言喻的。他的手緊攥著握成拳頭,強忍著自己的愉悅,轉過身來。

    看了明姝一眼問道:“如何來參軍的?”

    明姝低著頭回答:“求北旋王推薦的?!?

    江子凱點點頭又問:“何時來的?”

    “已有七八天了?!?

    “為何要來?”

    “想要見我想見?!泵麈ь^看著他回答。

最新網址:www.527962.buzz

新書推薦: 穿越之影后王妃 朱砂顏 重生歸來梅蘭契闊 異明之驚世龍吟 活在南宋 盛唐風流 穿越姐的男人誰敢碰 朕的皇后要進宮 穿越之權御天下 洪荒之我為姬發
钱龙捕鱼游戏